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孕晚期 >
两大独角兽联手、平安好医生升级战略严监管下争夺点生变
发布日期:2021-12-20 14:27   来源:未知   阅读:

  12月14日,未来医生(原“企鹅杏仁”)以事业部形式并入医联集团。至此,双方已经正式完成了在组织架构上的调整。据医联集团向多家媒体透露,医联创始人兼CEO王仕锐仍然担任原职,原未来医生总裁马丁出任医联集团的副总裁,分管未来医生事业部。

  这对于行业释放的信号不言而喻。2018年以来,互联网医疗的第一阵营一直为中国平安、阿里和京东牢牢占据。如今,这支阵营将迎来新的“挑战者”。此前,未来医生和医联集团的估值均已超过10亿美元。根据中国生物制药在2020年年报中披露的投资金额估算,2020年时,医联的估值约为40亿美元。而2019年时,未来医生的整体估值即超过10亿美元。

  此次并入后,医联集团线万注册医生,线家门店,覆盖北京、上海、深圳等16个城市。“对消费端来说,医联集团将进一步完善服务能力,实现线上线下的服务闭环。”医联集团向外称。

  这是真正挑起行业神经的一点。随着未来医生“装入”医联,这也就意味着,四大互联网企业现阶段均将目光投射到医药服务这一块业务上面。一直以来,“医+药+险”都是国内互联网医疗企业的“标配”。由于变现效率高,过去企业资源更多的是侧重医药零售业务。

  局面就此生变。在新的监管环境下,头部企业个个都手握着重金,有着各自的资源禀赋,围绕着打通医疗资源,提高用户付费比例,而不再是导向“卖药”,开始了新的一轮争夺。

  四大头部企业不约而同地开始往医疗方向铺垫资源,这一点与过去五年截然不同。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互联网医疗企业与医药电商之间的界限并不明确。前者的诸多资源也是砸向了医药零售、建仓、配送等流程,几方的较量也是由此展开。

  至今,阿里健康依靠7地9仓的配送网络,能够实现100座核心城市“次日达”的标准,急送白天最快30分钟送达,夜间需1小时;京东健康则在全国建有14个药品专用仓库和超过300个非药品仓库,从而能够实现300多个城市的次日达、当日达、30分钟、7*24小时的送药服务。

  从财务数据上反馈,更是如此。京东健康2020年商品收入167.74亿元,占总营收的86.54%。阿里健康医药自营业务接近81亿元收入,占总营收的85.17%。甚至以在线医疗为核心业务的平安好医生营收构成中,将近八成也来自于医药零售。

  在唯快不破的市场竞争下,行业对此资源的侧重并不感到意外。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甚至提到,在疫情到来之前,国内在线医疗公司其实已经将主要注意力放在对线下医疗进行互联网改造,“但疫情的到来让在线医疗公司们更愿意选择见效快的电商模式。”而截至今年6月,国家卫生健康委数据显示,我国互联网医院数量已超过1600家。

  但随着医药零售市场的竞争加剧,不仅是医联,拥有更多资源禀赋的大公司都选择在此时,转换视角。说到2022财年目标,阿里健康董事长兼CEO朱顺炎直接点明:“看我们今年‘医’的部分。”此前,阿里已将“阿里健康APP”更名为“医鹿APP”,在此基础上,今年8月,阿里健康宣布与小鹿中医融合,将战略版图拓展至互联网中医。

  无独有偶。京东健康家庭医生部总经理鲁楠也在今年强调,“作为京东健康战略级产品,‘京东家医’在未来也将会是最为核心的产品之一。”家庭医生是京东健康至今唯一单独拿出来的一项服务,并在今年得到大规模推广。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京东家医用户活跃占比达87%,上线至今用户数月平均环比增速220%。

  平安好医生本就在这块业务颇费心思。今年,它仍在加大筹码。在今年10月的投资者会议上,平安健康对外康披露了最新战略深化规划。其中一大亮点就是,通过家庭医生连接线上医生及线下医院服务,实现日常的健康管理,以及诊前诊中诊后的陪护,乃至后续康复。

  头部企业陆续投注的关键因素还是在于,这是一个尚未被开拓的广袤市场。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调研数据显示,中国在线年将达4070亿元。对标海外市场规模,未来有望扩张到万亿元。如此一来,国内头部企业开垦的仍然是冰山一角。

  放在以往,头部互联网医疗企业“重仓”医疗业务,更多是出于巩固竞争力和拓宽市场空间的考虑。那么随着今年10月底,国家卫健委关于《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一出,如何最大化利用资源禀赋,则成了必答题。

  在意见稿中,过去“以药养医”的路径,将直接成为监管重点。从行业的反应来看,目前能给出的实际解题路径的企业并不多。

  时隔一个多月,京东健康给出了回应,主要是围绕如何规范化和专业化诊疗上。12月8日,京东健康对外宣布牵头组建了“互联网医疗专家委员会”,邀请27个京东健康专科中心学术带头人,及30余位来自全国多家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担任第一届专家委员会委员,来响应行业的强监管。

  一直将在线医疗作为核心业务,平安好医生此前的路径探索,则从模式上给出了解题方向。

  “整个集团医疗生态圈的战略就像联合健康+O2O+会员制家庭医生的模式。”平安集团联席CEO陈心颖如此对外介绍平安好医生现有的模式。

  联合健康是美国一家具有代表性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其运营模式被称为HMO模式,指在收取固定预付费用后,为特定地区主动参保人群提供全面医疗服务的体系。因联合健康营收规模和市值均突破万亿元,被国内一众互联网医疗企业所对标。

  行业的共识是,这种模式不仅能避免过分依赖某一块业务,更重要的是能打通医院、医生、药店、医疗圈和保险等各方资源。

  而由于国内和海外商保能够链接的医疗资源难易程度不同,平安好医生开启了一系列战略升级。在渠道层面,进一步聚焦支付意愿高、增长空间大的综合金融渠道和企业客户渠道。这种B2C模式一直被平安健康视为引流、提升付费用户数和ARPU值(每个用户的平均收入)的重要方式。

  在服务层面,平安好医生将医疗保险与医疗服务相结合,推出家庭医生会员制,以家庭医生会员制为载体,连接用户和供应方医疗机构。“家庭医生会员制”产品的推出也将进一步改变平安健康盈利模式:从以往的按服务付费、按药品/商品转化付费转变为会员付费模式,并通过会员购买增值服务或商品延展其付费边界。

  目前,该战略升级已经卓有成效。据平安好医生对外透露,目前,B端引流已经占到48%的比例。同时,它能够链接到的社会资源也使其具备竞争力。数据显示,平安健康已与18.9万家药店、超4000家医院、约1700家体检机构、超1800家健康机构建立合作。

  但时至今日,道阻且长。平安好医生交出的这份答卷或成为互联网医疗本土化探索的一个典型样本。如何利用资源禀赋带来的优势,仍是各家谋求经营策略上的关键。

  • Power by DedeCms